从众

| 评论(5)
在美国,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很多人的股票投资损失过半。惊恐之下,人们纷纷逃离股市,结果很多错过了2009年的狂飙猛升。贪婪、恐惧都有很强的传染性,从众心理便是更本原因。

有几点教训:

第一,你没法预测未来。之所以没法预测,所以不能投机。没法投机,就只有做好基本面的事。有统计表明,经济学家做的预测只有48%左右的是对的。如果你投硬币,你猜对的概率是50%。既然这些聪明脑袋的预测如此,那你我平常人的就可想而知。所以,不要盲从这些预测。做好基本面的事,得到什么就是什么。那什么是基本面的事呢?举个例子。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股市损失50%左右。股市大落必有大升,这是基本面的道理。这意味着你得待在股市里,才会享受到这随之而来的大升。但是,很多人没有。他们在股市最低的时候出场,结果错过了2009年的狂飙猛升。上个月,标准普尔达到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前的水准。错过了的人肠子都悔青了。

第二,你得有独立的思维。美国股市上这么多人受损失,关键是受大众和媒体的影响,即从众。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,因为可以简单叠加:一个人没法把那么大的石头垒到金字塔上去,一群人则可以;群众的智慧则未必,因为智慧没法简单叠加,要不然把天底下的人的数学才能加在一起,哥德巴赫猜想早就解决了。三个臭皮匠,其实永远也顶不上一个诸葛亮。群众的智慧不但非常有限,而且往往被随大流效应扭曲,变得更危险。有时候,民主是一种最差的制度,说的就是依赖群众的智慧来做决策。大家都清楚不能靠举手表决来预测经济动向,但在现实生活中,哪种意见的声音大,哪种意见就往往占了上风,跟举手表决又有什么区别呢?作为一个个体,你得有甄别的能力。这种独立思维的能力至关重要,这也是为什么它在美国教育体系里有如此重要的地位。

第三,你得有独立的行动能力。你做什么,不能取决于别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。这其实是独立思维的延伸。离开行动,思维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。生活中,有太多的人依赖于别人干什么才干或不干什么,从小时候的"别的孩子都在玩,为什么我不能玩"到学生时代的"别人都在逃课,为什么我不能逃",再到成年后"别人不赡养老人、接济亲友,为什么我得"。如果说别人都不吃饭,你为什么要吃的话,你肯定说那人疯了,因为你饿,当然得吃。没错。你吃饭与否不取决于别人吃饭与否,你有自己的标准,即自己饿还是不饿,你的参照物是你自己,也就是你吃饭,因为你认为吃饭是正确的事。那为什么不把这简单的道理延伸呢?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,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做自己的参照物,以做正确的事为参照物。为什么不能拿众人做参照系呢?因为众人之所以为众人,他们代表平均水平。以他们做参照系,你最多也只能达到平均水平。

历史上, 大规模的悲剧很多是由从众行为造成的,从"大衰退"时的股市崩盘,到希特勒的灭绝人寰,再到"文化大革命"的举国疯狂,都是因为大众缺乏独立思维的能力而造成的。如果你想成为领袖,你就得锻炼独立思维和独立行动的能力。从众,不管是在职业生涯还是个人生活中,都没法让你走多远。


评论(5)

从众可能是所有农耕民族的一大通病吧,在最开始的时候有他积极的意义:只有大众步调一致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农业耕作,管理层则进行中央集权,从而保证整个民族代代繁衍,生生不息。弊病就是这种从众的心理也流传下来并不断巩固,缺乏海洋民族的独立思维,07年的股票疯狂,或者今天中国的楼市疯狂莫不是这种心理的折射。人们所关心的只是别人是不是也在这样想而不是事实到底怎么样,这是中国人很需要加强的一部分。

读起来酣畅淋漓。Bob的这篇《从众》视角和点拨独特到位,是一篇不“从众”的好文章!

BOB关于“独立的思维”和“独立的行动能力”所举的例子也非常到位:

=>"三个臭皮匠,其实永远也顶不上一个诸葛亮。群众的智慧不但非常有限,而且往往被随大流效应扭曲,变得更危险

=>“别人都在逃课,为什么我不能逃",再到成年后"别人不赡养老人、接济亲友,为什么我得"。如果说别人都不吃饭,你为什么要吃的话,你肯定说那人疯了,因为你饿,当然得吃。没错。你吃饭与否不取决于别人吃饭与否,你有自己的标准,即自己饿还是不饿,你的参照物是你自己”


受益匪浅! '离开行动,思维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。'

不从众的感觉有点孤独,有点迫于周遭的压力,我还没法克服这种心理恐惧,但从你身上我找到了些许共鸣。我现在的矛盾是职场上不从众不得以更好的融入团队,不融入从何得来支持呢,没有支持怎么成功呢?看来这是要分开来用了...

观点与道理应该是就事论事更好用些。大多事是相通的,却又没有什么是一定的。

评论

关于作者

  • 刘宝红,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MBA,专修供应链管理,现在硅谷从事供应链管理。他是美国注册采购经理(C.P.M.)、六西格玛黑带。
    联系方式:bob.liu@asu.edu
    更多文章,参见
    “供应链管理专栏”:
    www.scm-blog.com
    “备件规划专栏”:
    www.SparesPlanning.com

最近评论

  • 侯月: 观点与道理应该是就事论事更好用些。大多事是相通的,却又没有什么是一定的。 详细>>
  • Micky: 不从众的感觉有点孤独,有点迫于周遭的压力,我还没法克服这种心理恐惧,但从你身上我找到了些许共鸣。我现在的矛盾是职场上不从众不得以更好的融入团队,不融入从何得来支持呢,没有支持怎么成功呢?看来这是要分开来用了... 详细>>
  • Allison: 受益匪浅! '离开行动,思维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。' 详细>>
  • Balon: 读起来酣畅淋漓。Bob的这篇《从众》视角和点拨独特到位,是一篇不“从众”的好文章! BOB关于“独立的思维”和“独立的行动能力”所举的例子也非常到位: =>"三个臭皮匠,其实永远也顶不上一个诸葛亮。群众的智慧不但非常有限,而且往往被随大流效应扭曲,变得更危险 =>“别人都在逃课,为什么我不能逃",再到成年后"别人不赡养老人、接济亲友,为什么我得"。如果说别人都不吃饭,你为什么要吃的话,你肯定说那人疯了,因为你饿,当然得吃。没错。你吃饭与否不取决于别人吃饭与否,你有自己的标准,即自己饿还是不饿,你的参照物是你自己” 详细>>
  • 安俊龙: 从众可能是所有农耕民族的一大通病吧,在最开始的时候有他积极的意义:只有大众步调一致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农业耕作,管理层则进行中央集权,从而保证整个民族代代繁衍,生生不息。弊病就是这种从众的心理也流传下来并不断巩固,缺乏海洋民族的独立思维,07年的股票疯狂,或者今天中国的楼市疯狂莫不是这种心理的折射。人们所关心的只是别人是不是也在这样想而不是事实到底怎么样,这是中国人很需要加强的一部分。 详细>>

关于此日记

此日记由 刘宝红 发表于 4, 2011 7:22

此Blog上的上一篇日记幼儿园的民权

此Blog上的下一篇日记本草·莱菔子

首页归档页可以看到最新的日记和所有日记。